贺甲战斗歼敌寇红色精神代代传

 公司新闻     |      2016-01-10

图为贺甲勇士陵寝。 记者 姜康 摄


贺甲勇士陵寝安葬着129位勇士

贺甲战役歼敌寇 赤色精力代代传

本报记者 马骏 陈晓玲

延陵镇九里行政村贺甲自然村东南侧,有一座勇士陵寝 贺甲勇士陵寝,绿树盘绕,松柏满园,庄严肃穆。陵寝内,一位白叟正在小心肠擦洗着每一块石碑,每擦洁净一处,他都会直动身,郑重地朝勇士石碑鞠上一躬。他叫贺东根,本年70岁,是土生土长的贺甲村人。2011年,退休后的贺东根成了贺甲勇士陵寝的 护陵人 。十年来,他与长埋地下的贺甲战役英烈们朝夕相伴。 每年三四月份,来这儿思念先烈的人许多,每天一大早我都会先来把大门翻开,清扫一下。 贺东根一边擦着勇士石碑,一边对记者说道。

1939年11月,日军集结丹阳县城、金坛县城、丹阳珥陵、丹徒宝堰四股军力1000余人,分四路合击扫荡丹阳延陵区域。其间日军第15师团池田联队的一个加强中队160余人,在大队长武村指挥下,到延陵区域大举烧杀扫荡。11月8日上午8时,该日军加强中队在回来宝堰途中通过九里村时,遇到丹阳独立支队的埋伏,日军在死伤二三十人后向贺甲村溃逃,新四军老二团、新六团部分军力以及丹阳独立支队将日军包围在贺甲村中。一起,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集结其他部队以及各路游击队在延陵方向戒备,以埋伏从丹阳、金坛方向试图声援的日军。上午11时,围歼战打响,日军以贺甲祠堂为防护要点垂死挣扎,战役极端惨烈,历时28个小时,至11月9日正午12时,我军将祠堂内反抗的日军全歼,俘敌3人,毙敌160余人,包含大队长武村在内日军佐官4人,但我军也付出了沉重价值。战役完毕后,乡民们冒着日寇前来报复的风险回来村子,拆下了自家的木门和床板,将勇士们的遗体运了出来。经清点,勇士遗体共有76具,村里老百姓把新四军当作自家人,特意在祖坟旁挖了三个大坑,将勇士们的遗体逐个安葬。

从那时起,乡民们就把安葬新四军的墓地称为 新四军坟 ,每年都会像祭拜亲人相同上坟祭扫。 贺东根说道。

贺甲战役是陈毅、粟裕领导下的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在反扫荡时期战役时刻最长、歼敌最多、动用本身军力最多、影响力最大的一次战役,被延安总部通电表彰,称为 延陵大捷 ,并作词作曲成《反扫荡》战歌广为传唱。其时,上海等地的报刊以《伟大胜利在江南》的夺目标题争相刊载,引起全国言论的广泛重视,拆穿反动派诬蔑新四军 游而不击 的谎话。

说起与勇士陵寝的 结缘 ,贺东根的思绪一会儿回到了15岁那年。1966年,丹阳县委、县政府为贺甲战役勇士建勇士陵寝。因为地形原因, 新四军坟 需求迁葬,当年只需15岁的贺东根参与了勇士遗体的迁葬。 翻开墓地后,我看到了一具具完好的勇士遗骨,但我一点也不觉得惧怕。相反,其时的我还为能参与搬迁勇士遗骨而感到骄傲。 贺东根清楚地记住,开始掩埋勇士遗骸的仅仅是几口大缸,埋下去后,外面简略筑个坟、竖个碑。而这段阅历也让年青的贺东根对这片墓地有了敬畏之心,总会时不时地来这儿吊唁。2001年与2010年,延陵镇两次展开村庄兼并,邻近的勇士墓同时搬迁到了贺甲勇士陵寝。2013年,贺甲勇士陵寝扩展补葺,勇士陵寝现占地3560平方米,共安葬勇士129位,墓前建立勇士纪念碑一座。

贺甲战役原址1999年被发布为镇江市文物保护单位,2019年被发布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现在,咱们村的环境大不同了,乡民们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了。假如不是当年那些勇敢无畏的勇士们抛头颅、洒热血,哪有咱们现在的幸福日子呢? 贺东根说, 现在的孩子大多不知道这些勇士的业绩,他们来了我就讲给他们听。 守陵十年,让贺东根感到最欣喜的就是充分发挥了贺甲勇士陵寝的爱国主义教育效果, 2018年,勇士陵寝邻近新建的陈列馆启用,馆内的每一张相片,我都是如数家珍。每次有学生前来,我会把相片背面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有些学生乃至还听哭了。

据了解,每年清明前后,许多校园、机关单位、社会团体都会安排人员到贺甲勇士陵寝来思念先烈。 本年到目前为止大约已经有50批次了,上一年尽管受疫情影响,但仍有许多人在清明前后来这儿思念。 贺东根说, 此外,陵寝周边风光秀丽,许多外地游客途经此处,看到贺甲勇士陵寝后,还会采摘一些野花,进入陵寝祭扫先烈,并向我了解这些先烈的勇敢业绩。 贺东根说,掩埋在陵寝内的勇士来自天涯海角,他们的后人每年都会在三月中旬至清明这段时刻到这儿来祭扫。 他们每次来都会红着眼睛和我说会儿话,表达谢意。对我来说,守在这儿,守护着先烈们,是作为贺甲村人对先烈们的一份感谢,也是一份思念。 贺东根说。

夕阳西下,陵寝表里被清扫洁净后,贺东根繁忙的一天才算完毕。当被问及往后的计划,白叟的答复虽简练却铿锵有力: 只需需求,我就会一向守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