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累计抓获违法人员60多人,协助破获刑事案件60余起!辅警王春雷获评全省“巡防之星”

 公司新闻     |      2016-01-10

辅警王春雷以勤巡防、速擒贼出名射阳警界。

■ 

辅警,是与公民警察一同前行的同伴,作为公安部队的重要组成,在保护公共治安和社会安稳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效果。在这支部队中,涌现出许多脚踏实地、勤奋务实的人,以勤巡防、速擒贼出名射阳警界的辅警王春雷便是其间之一。本年以来,他已累计捕获涉嫌偷盗、吸毒等违法人员60多人,帮忙破获各类刑事案子60余起,并因而成为最近我市仅有获评全省“巡防之星”的辅警。 

■ 

王春雷,48岁,射阳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辅警。参与作业18年来,先后被县公安局评为“优异联防队员”“最佳副中队长”“拔刀相助人员”“保安作业先进个人”“双十佳辅警”,被省公安厅治安总队评为二季度“巡防之星”。 

赞誉

抓“现行犯”是一把能手 

“他这个人很真实、就事尽责,抓‘现行犯’是一把能手……” 

“老王常常研究巡查勤务特色,把看似枯燥无味的巡防作业,打造成‘服务大众、打击犯罪’的特有品牌。”提及王春雷,身边的搭档都对他拍案叫绝。据统计,本年光在疫情期间,王春雷一个人就捕获15名正在施行偷盗作案的犯罪嫌疑人。 

说到这儿,不能不说到一同发生在本年夏天的车内偷盗案。 

那天是8月19日清晨4时许,王春雷巡防至县城公民东路中国银行邻近时,含糊看见两个黑影在路旁边私家车旁形迹可疑。不久,其间一人钻进轿车,另一人骑着自行车守在那里四处张望。凭仗作业的高度敏锐性,王春雷判别有问题,遂上前盘查。 

“你们在干吗?”王春雷大声呵责。 

“等叔叔,他立刻就来……”坐在轿车驾驭室里的男人支支吾吾。 

“这是哪来的?”王春雷掀开驾驭座旁的帽子,下面是些硬币和卷烟。男人称不知道。王春雷朝车内扫去,看见有盒手刺,便拨通电话。对方正是车主,当即表明既没侄子,也不打算出门。两名男人见状,当即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另一桩案子更富戏剧性。一天晚上8时许,王春雷和3名搭档着便衣在苏果超市邻近巡防,忽然看见有个小青年腰部鼓鼓的,他定睛一看是刀柄!为避免发生意外,王春雷紧随其后,掌握战机,趁该男人走神的一刹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操控,缉获砍刀一把,后将该男人带至城南派出所查询。 

忙完这茬,王春雷来到一家小吃店预备吃晚饭,可刚落座他就发现不对劲,小吃店门口有两名男人正往电瓶车后备厢里放砍刀。王春雷扔下筷子,和搭档当即上前将二人操控。经查,这二人竟与在苏果超市邻近逮住的男人同属一伙,三人约好夜里找另一帮人打架。 

“巡防作业需求全身心投入,更需求细致入微、嗅觉敏锐。”在王春雷看来,巡防不是简略的巡街,也不是单纯地添加路面见警率,更不是敷衍差事走过场,而是要有要点、有针对性地设防警力,切实在实地提高管事率。 

聚集

凭借“大数据”精准破案 

从事巡防作业18年,让王春雷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街面反常动态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依照大队‘数据引领,精准巡防’的作业理念,王春雷刻苦研究,不管是数据研判,仍是落地查验,都少不了他的身影。”射阳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教导员陈立军表明,经过多年探索,王春雷娴熟运用“数据研判落地查验”查破案形式,破获不少案子。他也因而成为巡特警部队内的“盯案行家”。 

抓捕仅仅一瞬间的作业,但前期摸排不只需求花很多时间,更要耐得住孤寂,等候最佳的抓捕机遇。关于王春雷来说,合作民警昼夜蹲守埋伏是粗茶淡饭。冬季,被冻得全身颤栗;夏天,身上被蚊虫叮得到处是包。即使如此,他仍然和搭档一同咬牙坚持着。 

一朝一夕,王春雷与搭档建立了默契,有时往往一个目光,就知道何时该着手,抓捕犯罪嫌疑人犹如瓮中捉鳖。不过,抓捕进程瞬息万变,特别是面临凶暴暴徒,难免也会碰到惊险局面。比方,几年前破获的飞车抢夺案。 

“该案是两名嫌疑人驾乘摩托车趁受害人不备从死后将首饰抢走。受害人皆为脖颈上佩带金项链的女人。”王春雷回忆说,飞车抢夺案严重影响了社会治安安稳和大众安全感,射阳县公安局高度重视,当即安排精干力气展开侦破作业。在多方取证、剖析研判后,确定两名犯罪嫌疑人。 

一天,王春雷依据前期大数据研判侦办的头绪,在朝阳路某小区邻近埋伏。不久两名犯罪嫌疑人进入埋伏规模。“上!”王春雷依照既定计划捉住战机,决断与别的5名搭档冲上去将其围住。其间一名嫌疑人挣脱窜逃,3名辅警随即追去。另一名嫌疑人见状恼羞成怒,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弹簧刀拼命挥舞,恶狠狠地朝王春雷吼道:“让开,否则要你的命。” 

面临持刀暴徒,王春雷毫不害怕,在2名搭档的合作下,使出一招“捉拿手”将其撂倒,死死摁住对方持刀的手腕。一起,另一名窜逃的暴徒也被另一组人马合力逮住。至此,飞车抢夺案告破。过后,射阳县公安局鉴于王春雷等6名辅警的勇敢体现,给予5000元现金奖赏。 

贡献

减法日子书写无悔芳华 

和许多辅警相同,王春雷不是“科班”身世。他在参与巡防作业前当过兵,退伍后相继在服装厂、糕点厂、地毯厂当过工人。下岗后,甚至在城北菜场里卖过一阵子鱼,终究他挑选走进警营。 

18年来,王春雷的日常作业以辖区主干道巡查、及时发现和阻止违法犯罪为主,一起还要时间预备承受路面紧迫情况下的大众报警,能现场处置的就现场处置,不能及时参与处置则敏捷移送辖区派出所。无论是在执勤卡点仍是疫情一线,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18年来,为了保护一方平安,王春雷每天起早摸黑,用一双“铁脚板”跑遍县城每个“犄角角落”,大到商场、小区等人员密布场所,小到公共厕所、出租屋,他都能了然于心。但也由于常常接连奋战,王春雷不只成了是非倒置昼夜含糊的人,并且患上了痛风、关节炎、风湿等作业病; 

18年来,夫妻俩尽管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每天却由于忙于作业说不上几句话。王春雷的妻子倪同萍是当地一家电子厂的工人,每天要从上午8点作业到晚上8点,正午不回家。等她晚上下班到家,王春雷却已按时到岗展开夜间巡防。 

关于王春雷的作业,倪同萍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抱怨:“他整天忙作业,家里的事都落在我头上。夫妻俩也只要星期天一天,多说一瞬间话。”尽管嘴上都是抱怨,可背地里却是满满的理解和支持。 

有人私下里问王春雷:“干什么欠好,为什么非要当辅警自讨苦吃?”王春雷说,“辅警也是警,只要穿了这身藏蓝服,就要对得起老大众的信赖。况且我都一把岁数了,脱离这儿还能做什么呢?我对这儿有太多的留恋……” 

芳华易逝,年光光阴易老。作为一名巡特警大队辅警,王春雷用忠实、敬业诠释了他对辅警这份作业的酷爱。为了看护一方大众的安定,保护社会的调和安稳,他用对党和公民的忠实,对辅警作业的无比酷爱和满腔热忱,默默无闻地贡献着自己,书写着无悔的芳华!